当前位置:首页 > 范文论文 > 正文

沙家店战役

2020-06-28 03:56:25 来源:美意家网

沙家店战役篇(一):经典战役:沙家店战役

? 按照中央军委关于“两翼牵制,三军配合,夺取中原”的战略部署,西北野战军计划将国民党军胡宗南部引向陕北沙漠边沿,以利实现中央的战略决策。1947年7月28日,彭德怀率西北野战军围攻榆林。8月8日,经两天激战,解放军直逼榆林城下,对国民党在陕北的统治中心榆林城形成包围之势。  蒋介石惟恐丢失榆林,影响整个西北战局,于8月6日急飞延安,部署救援榆林并准备在榆林、米脂、佳县之间的三角地带“围歼”西北野战军。按照蒋介石的命令,胡宗南急令整编第一军、第二十九军所属8个旅分两路向绥德、佳县地区急进,以整编第三十六师为援榆快速兵团,驰援榆林。鉴于三十六师救援榆林,和中央军委当即同意彭德怀围点打援的计划。此时,解放军虽已歼敌3000余人,但榆林城尚未攻克。彭德怀立即果断决定撤出榆林战斗,以小部队佯装主力东渡黄河。野战军主力则向榆林东南,米脂东北地区隐蔽集结。胡宗南误认为西北野战军骤然撤围是“仓皇逃窜”,遂令所部迅速追击。此时,自恃“援榆有功”的整编第三十六师师长钟松,率部经米脂县沙家店向乌龙铺方向孤军突进。彭德怀当即抓住战机,以西北野战军主力第一、二两个纵队及部分地方部队将整编第三十六师师部及第一二三旅、第一六五旅包围于米脂县沙家店一带。8月20日拂晓,战斗打响,激战一天,歼灭胡宗南部整编第三十六师6000余人,俘敌旅长等2名少将。  沙家店战役是扭转陕北战局的关键一仗,基本粉碎了国民党军对陕北的重点进攻。中共中央高度评价这一仗对全国战局的重大意义,指出:“经此一战,局势即可改变。”23日,西北野战军召开旅以上干部会议,、周恩来、任弼时到会向指战员们祝贺胜利。毛泽东说:“沙家店这一仗确实打得好,对西北战局有决定意义,最困难时期已经过去了。”

沙家店战役篇(二):解放战争——沙家店战役

解放战争——沙家店战役 ? ?   1947年(民国三十六年)8月,在第三次国内革命战争中,人民解放军西北野战军在省米脂县对国民党军进行的进攻战役。?   榆林撤围后,西北野战军根据中国共产党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指示,除以一部兵力掩护后方机关东渡黄河外,主力集结于榆林东南、米脂县沙家店西北地区隐蔽待机。此时,国民党军西安绥靖公署主任胡宗南判断西北野战军主力将东渡黄河避战,遂令整编第1军军部率1个整编师守备绥德,令整编第29军率5个旅向葭县方向急进;令整编第36师2个旅于13日自榆林经归德堡南下,企图分路合击,消灭西北野战军于葭县西北地区。   17日,刘戡部进至吉征店以南地区;整36师分前后两个梯队,向沙家店以东乌龙铺前进。西北野战军司令员彭德怀决心以一部钳制刘戡5个旅,以主力乘整36师孤军冒进,侧翼暴露,兵力分散的有利时机,将其消灭于沙家店地区。18日上午,西北野战军第3纵队一部及绥德军分区2个团,在乌龙堡以北与整36师前梯队第123旅接触。野战军主力在常高山附近向后梯队展开攻击。因迂回部队未能及时赶到,又遇大雨,歼击未成。整36师后梯队迅速缩据沙家店、泥沟则、张家坪地区。19日晚整36师前梯队奉命回援后梯队。20日拂晓,西北野战军再次发起攻击,将整36师两个梯队分割包围于沙家店附近及常高山以南地区,激战至黄昏,歼灭该师师部及两个旅。   点评:此战,共歼敌6000余人,其中俘敌4000人,毙伤2000人,西北野战军伤亡1800余人。西北野战军粉碎了国民党军分路合击将我军歼灭于陕北、或赶过黄河以东的企图,扭转了西北战局,从此西北野战军转入战略反攻。此战之所以能够迅速获胜,主要是由于我军利用敌骄横失慎、孤军冒进的弱点,采取了诱敌进入我预设的有利战场,然后集中兵力加以各个歼灭的手段。

沙家店战役篇(三):第三次国内战争之:沙家店战役

? 第三次国内战争之:沙家店战役 ? ? ? 沙家店战役(1947年8月13日-1947年8月20日),是西北野战军在榆林战役后,于1947年8月中旬进行的一次歼灭战。西北野战军通过“将计就计、围城打援”的战术在运动战中将国军整编第36师大部歼灭从而获得胜利。这次战役共歼灭敌整编第36师6000余人。由于此役的胜利,结束了敌人对陕北的重点进攻,改变了西北战局,从而使西北野战军由内线防御转入内线反攻。 ? 1.简介; 沙家店战役,是西北野战军在榆林战役后,于1947年8月中旬进行的一次歼灭战。这次战役共歼灭敌整编第36师6000余人。 2.战役背景; ? 西北战场中的解放军,从1947年3月至8月,经过5个月的内线积极防御作战,获得了歼灭敌人2万余人的伟大胜利,民心振奋,军队士气高涨,野战军从2万5千人发展至4万5千人,装备得到改善,战斗力大为提高。敌人则连遭我军严重打击,精疲力竭,战斗力大为下降,士气涣散,进退维谷。 ? 1947年7月上旬,西北野战军根据中央军委的战略计划,为调动敌主力北上,以策应陈谢兵团南渡黄河,并相机夺取战略要点榆林,消灭敌邓宝珊部,于8月6日发起了围攻榆林的战役。敌为援救榆林,确保其战略要点,并企图在米脂、葭县、榆林地区围歼野战军或迫野战军东渡黄河,急令其在安塞、保安地区分兵“清剿”的整编第1军之整编第1师、整编第90师,整编第29军之整编第36师(欠第28旅)以及第12旅、第55旅等部共约6万余人分路北进。7月12日,由于敌援军一路整编第36师,意外地走长城以外沙漠地区直扑榆林,野战军失去了在榆林地区运动歼敌的机会,但已完成调敌北上的任务,于是主动撤围榆林,将野战军主力隐蔽地撤至榆林东南、沙家店西北地区待机歼敌。为造成敌人错觉,以后方机关一部伪装主力从葭县以北东渡黄河。敌果然上当,认为该军已“仓皇逃窜”,遂令其援榆部队加紧追堵。8月15日敌进占绥德后,除以整编第1师留驻绥德外,余由援榆集团总指挥、第29军军长刘戡率领分路向葭县方向推进:整编第36师师长钟松,自认援榆有功,趾高气扬,于14日率两个旅(4个团)远离主力经归德堡南下,孤军冒进,16日进到镇川堡。 ? 3.战役过程; 8月17日,刘戡率主力由义合镇进至吉征店以南地区,并继续向葭县方向前进。整编第36师以第123旅配属第165旅之第493团为前梯队,于17日由镇川堡向乌龙铺前进。野战军首长判断该师师部及第165旅(欠第493团)为后梯队,可能经沙家店地区东进。因此,决心集中野战军主力在运动中歼灭敌整编第36师,粉碎敌人的合围计划。其部署为: ? 第3纵队并指挥绥德分区第4团、第6团,以一部占领当川寺以北至炮梁村一线高地,主力进至当川寺西南高地隐蔽集结,牵制敌前梯队行动;第1纵队第一步集结于高柏山、老虎圪塔地区,待敌前梯队与我第3纵队接触时,主力绕至沙家店东南地区,侧击敌后梯队,以一部兵力切断沙家店至镇川堡敌之退路,并向镇川堡方向派出警戒;第2纵队并指挥教导旅隐蔽集结于沙家店以北之寺沟、杜渠地区,新编第4旅隐蔽集结于朱家井、二郎山、中峁沟地区,待敌前梯队通过并与我第3纵队接触,第1纵队断敌退路后,向敌后梯队发起攻击。 ? 战役计划,预定先歼灭敌后梯队,得手后,再集中力量歼灭敌前梯队。各部统于8月17日7时前到达指定位置。 ? 8月18日,敌整编第36师前梯队(第123旅附第493团),经万佛洞、高家园子向乌龙铺前进,上午10时许在乌龙铺以南与我第3纵队接触,我且战且退,诱敌于黄昏时进到乌龙铺北山。整编第36师后梯队(师部及165旅欠493团),于当日午后在常家高山附近与我第1、第2纵队先头部队接触,因时值大雨,山洪暴发,敌与我稍事战斗,即向西龟缩。我各部队也为大雨所阻,未组织追击,返回原集结地,寻机再战。 ? 8月18日战斗后,敌整编第36师师部率第165旅(欠493团)撒至沙家店及其西南地域,并临时构筑工事,防我袭击。已经进到乌龙铺的整编第36师前梯队于t9日推进到刘家沟。刘戡所率的整编第29军军部、整编第90师以及第55旅、第12旅也于当日进占神泉堡、葭县、李家庄、桃向圪塔等地。据此情况,我野司分析判断:敌我虽在18日有过小的战斗,但敌尚未发觉我军主力所在位置和企图,因而敌整编第36师仍有可能在其前梯队回援接应下继续东进。因此,我歼敌的决心不变,但在部署上作了一些调整。 ? 8月19日晚,敌整编第36师发现沙家店附近有我主力,乃急令第123旅星夜向沙家店靠拢。但第123旅畏我伏击,害怕夜战,当夜仅令配属的第493团先行驰援。 8月20日拂晓,我军各部到达指定位置并向敌人发起攻击。我第1纵队首先以第358旅向沙家店东南高地攻击,独立第1旅主力向沙家店以南敌阵地攻击,激战至上午10时,占领沙家店、均家沟以东一线高地。我第2纵队以独立第4旅向张家坪南、西南高地之敌展开攻击,第359旅从独立第4旅左翼向常辛庄以南高地之敌攻击,经数小时战斗后,我连续攻占敌前沿阵地多处。 ? 20日10时左右,回援之敌第493团沿吴家沟川道与其师主力会合。在当日4时才出动西援之敌第123旅此时也进到常家高山附近,企图占领常家高山北侧高地,掩护其师主力东窜,当即遭到我新编第4旅迎头痛击。敌为抢占这一要点,竭尽全力实施进攻,战斗十分激烈。此时,原定从第2纵队左翼加入战斗向敌整编第36师主力攻击的教导旅赶到,并根据敌情的变化,当机立断改变了原来的突击方向,主动向常家高山方向投入战斗,迅速与新4旅沟通联系,密切协同,完成了对敌第123旅的包围。至此,敌整编第36师师部及两个整编旅分在两地被我包围。 ? 20日午后,我第1纵队、第2纵队密切配合,向敌整编第36师主力进行了猛烈的攻击,战斗到17时,敌主要阵地均被我占领。敌伤亡惨重,待援无望,遂企图逃窜。我第1纵队即令各部向敌纵深猛插,进一步割裂敌人部署,断敌退路。1小时后,敌全线崩溃,我迅速发起追击,敌整编第36师师部及第165旅除师长钟松及旅长李日基带少数残敌逃跑外,大部被我歼灭。 ? 20日14时,我教导旅与新编第4旅向敌第123旅发起攻击,由于我军指挥灵活果断,部队协同密切,作战勇猛顽强,敌虽数次向西反攻,企图与其师主力靠拢,终未得逞。敌旅长刘子奇见援兵不到,向西靠拢无望,部队伤亡严重,遂率残部突围。我军乘敌脱离阵地之机,再一次发起猛攻,黄昏前,该敌被我全歼。 ? 第3纵队及绥德军分区第4团、第6团,在敌第123旅回援其师主力时,除以一部兵力尾击该敌牵制其行动外,主力在乌龙铺西北地区展开,阻击西援之敌整编第29军军部和第55旅、第12旅。战至当日黄昏,未使该敌通过青阳川,保障了野战军主力全歼敌整编第36师的战斗。此时,由于葭县之敌整编第90师已尾随其主力西进,我即迅速撤出战斗。至此,全战役即告结束。 4.战役结果; ?沙家店役,共歼敌6千余人,扭转了西北战局,结束了敌人对陕北的重点进攻,从而使西北野战军由内线防御转入内线进攻。 ? 这是一幅大陆方的沙家店战役示意图,但也清楚标示孙铁英493团从乌龙堡到刘家沟再成功回归建制路线,而刘子奇带123旅到乌龙堡再主动侧击常高山方向。 隆东战役; (1947年5月29日至7月7日) ?解放战争时期,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北野战部队在甘肃省东部地区对国民党军进行的进攻作战。 1947年5月蟠龙战役后,国民党西北行辕副主任马步芳、马鸿逵所部整编第81、第82、第18师,乘人民解放军西北野战部队主力在省北部正与西安“绥靖”公署主任胡宗南所部作战之机,不断从西、北两个方向蚕食陕甘宁解放区,占去庆阳、合水、环县及盐池、定边等城镇。 为打击“二马”集团,保卫陕甘宁解放区,西北野战部队在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彭德怀、中共中央西北局书记习仲勋指挥下,于5月21日从安塞地区分路西进。 5月29日,以第2纵队和教导旅向侵占合水的国民党军整编第82师一部发起进攻;新编第4旅和第1纵队分别向悦乐、蒋台的国民党军骑兵第2旅和整编第81师一部发起进攻。至30日上午,攻克悦乐、蒋台,全歼守军。 ? 5月31日,庆阳、宁县的国民党军增援合水,第2纵队攻击合水不克,于下午撤出战斗。 ? 6月14日,西北野战部队集中兵力进攻环县县城。15日扫清外围据点,16日中午逼近城区,将守军包围,17日晨发起总攻。守军整编第81师弃城向东北方向撤逃,西北野战部队乘胜追击,歼其大部。为扩大战果,6月25日西北野战部队由坏县隐蔽北进,30日收复环县、定边,7月2日收复安边,7日攻占盐池。马步芳、马鸿逵部主力西撤,战役结束。此役,共毙伤俘国民党军4700余人。 三边战役; (1947年6月30日一7月7日)   西北野战军紧张地进行陇东战役时,在晋南作战的晋冀鲁豫野战军陈(赓)谢(富治)兵团,于解放了晋南三角地带后,已休整了月余。根据中央军委原先的计划安排,陈、谢兵团拟于7月中旬西渡黄河至陕北绥德与西北野战军并肩作战。彭德怀司令员兼政治委员等西北野战军领导人决心乘环县之胜及雨季、炎暑前收复三边分区,消灭宁马整编第18师及其保安团队,开展三边局面,坚定人民胜利信心,并策应陈谢兵团西渡。  ? 三边分区位于陕甘宁解放区西北部,南部多山与陇东相连,北部多滩地与伊盟沙漠接壤,东连延属、绥德两分区,西与之金积、灵武相结。当3月18日胡宗南集团迫近延安时,马鸿逵集团5个旅倾窠向三边分区进犯。宁马整编第18师占我三边后,即以骑兵第10旅旅部及骑兵第20团驻安边、砖井堡,暂编第9旅及宁夏保安第6团驻定边,168旅(欠503团)及宁夏保安第5团驻盐池地区,并组织了安边、西乌审鄂托旗等地方反动武装,编制保甲等,企图长期统治该地区。   我除以陇东地方兵团坚持陇东斗争外,以陇东骑兵营向山城堡敌第81师残部警戒,野战军于6月25日,以隐蔽行动,迅速由环县北进。6月29日我军冒炎热越过人烟稀少之苦水地区,各兵团均进入定边南山。当时获三边分区报告,敌已撤收三边占领区之长途电话,以汽车向西赶运物资,步兵已开始西移,28日马鸿逵发出“告三边民众书”,所有这些均有撤退模样。我军为不失战机,以第1纵队及新编第4旅迅速向定边进攻,教导旅前出至定边西南,准备截击定边可能西窜之敌;以第2纵队向砖井堡及安边进攻,阻止砖井堡以东之敌西撤归路,并消灭砖井堡、安边之敌。30日午,当我主力接近定边城郊,敌骑兵第10旅之第20团绕长城外不战而逃,我虽以一部追击,但因步兵追骑兵未果。第2纵队亦同时占领砖井堡,7月2日以独立第4旅攻占安边城,守敌反动地方武装,除10余人跳城逃脱外,全部被歼。7月7日我除以第2纵队控制安边、定边为预备队外,主力继续西进,攻占盐池城,歼灭敌骑兵第20团之1个连,敌大部向西狼狈逃窜,三边分区全境随之收复,战役遂告结束。   三边战役虽因马鸿逵老奸巨滑吸取了环县惨败之教训,保存实力不战而逃,我未能全歼敌人,致敌仍有回窜之可能,巩固收复地区仍有很大困难。然而,我军的胜利行动对人民群众进行了反复的宣传教育,因而为三边人民坚定胜利的信心,继续坚持斗争奠定了基础。   三边战役前,我军对三边地形条件及马鸿逵保存实力的政策虽有足够的认识,终因我基本上处于无稳定后方之作战,无力具备必要的后勤物资保障,且我骑兵极少,加之地区辽阔,人烟稀少,地方工作较差,因而影响了部队高度敏捷性,未能获得大量歼敌有生力量的预期效果。 ? ? ? ?

Copyright © 2013-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美意家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