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正文

生命兑换券

2020-07-31 21:09:34 来源:美意家网

校园惊悚夜

夜深,人静。

“哒”、“哒”、“哒”、“哒”,缓慢而颤抖的脚步声从楼道深处传来,昏黄的白炽灯发出阴森的冷光,照在何一明和李在惨白的脸上。

他们向楼道更深处走去,走到一个楼梯口的时候,突然!灯灭了!整个楼道瞬时间变得伸手不见五指,更恐怖的是,似乎有一阵阴风,从他们的身边刮过。

啊——楼道里的声控灯再次亮了起来,李在右手摸着起伏不定的胸口,脸上冷汗直流:“何一明,我们还是回去吧,这也太吓人了。你看,这地上的水迹都快消失了,你刚刚肯定产生了幻觉。”

“惊悚故事看多了吧你?”何一明嫌弃地看了李在一眼,“倒是你,大喊大叫的才吓人。你看这里。”何一明停了下来,他顺势蹲在地上,指了指地面,待到李在也蹲了下来才继续说道:“你说的没错,水迹是到这里就消失了,说明那个‘人\\’到了这里后就把雨衣之类的东西收了起来,或者,他到了他要去的地方。”

“到了他要去的地方?”李在不安地环顾了一下,“到了哪里?这里的寝室没有人住,往楼下走可是楼道不是有门么?那个人走楼道开门的声音我们怎么会听不见?”

“这么说来——”何一明拉长了语气,声控灯又一次熄灭了,好在何一明及时的吹了声口哨,“‘他\\’去了那间永远也打不开的库房?”

何一明起身,却看到李在蹲在地上颤颤巍巍的不敢起来,就踹了他一角:“有什么好怕的,跟我去一探究竟。”

楼道最深处,一盏灯也没有,空气中散发的都是阴冷和不安的味道。

两人靠着手机微弱的灯光,才看清楚了这扇早已布满灰尘的大铁门,应该没有人进出过,因为钥匙孔早就锈死了。何一明拿手机照了照自己的脸,一片煞白,又吓了李在一跳:“我说你能不能别咋咋呼呼的?”何一明使劲晃了晃李在的肩膀,李在胆战心惊的点点头,“快仔细观察一下这篇铁门,看看又没有什么发现。”

很快,李在就有了发现:“何一明,这里有一个盒子,好像是最近才被人粘上去的。”“取下来看看又没有写什么东西?”拿下来后两人才发现,是一个没有包装的盒子,不过貌似有一张卡片从盒子里露了出来一个小角。何一明立刻抽了出来。

“生命兑换券。”何一明努力辨认出上面的字,“什么意思?”

却不等李在思考,从他们来的地方,传来一声更加令人惊心的喊声——

啊——

生命兑换券

何一明和李在往回赶的路上,很多寝室都打开了门:“谁呀?大半夜大喊大叫的。”不过这些人大都观望一阵后又回去睡觉了。

很顺利的,两人回到寝室门口,却看见对面寝室门口站着一个惊魂未定的男生,在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他叫蒋伟,是同班同学,同时还是校田径队的主力。

“怎么了?”何一明上前,摇了摇他的手掌。蒋伟这才反应过来:“我,我看到鬼了!”

呵,这世界上哪有鬼?何一明心里笑笑,觉得这田径队的文盲就是没见识,不过嘴上还是说:“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起夜,打开门的时候突然就看见一个黑影从我的眼前闪过,地上一地的水迹。我估计呆滞了一秒钟不到,再看到他的时候他已经在楼道那里了,关键是我好像看到了一张鬼脸!吓死我了!”说完蒋伟就赶紧关门睡觉了,连厕所都不上了。

两人这才看到地上稍有蒸发的水迹,它一直通到楼梯那里。

但是何一明和李在的表情却越来越凝重。

“是不是就是咱们刚刚看到的那个黑影?”李在小心翼翼地问何一明。“八九不离十。”何一明推着李在回到了寝室,关上门。

他们所在的高中,是四人配置的寝室,今夜刘晓平请假回家了,只有他们两人和吴来福在。

“要不要把这事跟来福说一声?”李在看到吴来福睡得很香,就没忍心打扰他,就和何一明坐在一张桌子边。

沉默了一会儿,何一明突然想起来刚刚他们的发现,他从口袋里摸出了那张纸条。是一张兑奖券大小的卡片,红色的,卡片正中大大的竖着写下“生命兑换券”几个大字,旁边还有几个小字和一张鬼脸图片。

“谁这么无聊大半夜的把别人勾引出去就是为了拿张卡片吓吓人?”何一明没再细看,随手把卡片扔在桌子上就准备爬到上铺睡觉了。

李在心里呼出一口气,不过好奇心还是驱使他再次拿起了那张卡片。就在他看清那几个小字疑惑地瞪大眼睛时,刚好爬到上铺的何一明也深吸了一口气。

然后他们同时说出了那三个字——吴!来!福!

李在听到何一明的异样,一转头竟然看到他比刚刚的自己还要害怕的样子,赶忙爬到了吴来福的铺上。

不过下一秒他吓得就跌了下来。“血!血!血!”他浑身颤抖着,惊恐地大喊着。

何一明可是看清了所有的景象——吴来福的确睡得很香,因为,他已经死了!一把匕首,深深地插在他的心脏位置,鲜血不断地往外喷涌,染红的整个被子。

生命兑换券!何一明的脑海中,首先想到的是这个东西。

“再来一瓶”

直到第二天早上,两人才想起报警,将吴来福的尸体拉走。当然,少不了的是警察对二人的一番调查。

直到晚饭的时候,两人才再次回到了学校。一路上众人议论纷纷,两人面对众人的疑问只是说不知道不知道。

回到寝室,刘晓平也在,两人正打算告诉他这件事,却看见刘晓平也是脸色阴沉着,想必也是知道了。

“怎么回事?”寝室里的四个人都是好兄弟,所以刘晓平很是着急,还没等两人走进来就开口问道。

“不知道。”李在心情相当不好,不想多说。

“还是我说吧。”何一明锁上门,“昨晚不是下暴雨么,大概是十点多吧,估计是学校的电压不稳定了,灯一直闪,我就想出去找宿舍管理员,结果一开门就看见一个黑影向里面闪了进去,估计是没脱雨衣吧,地上留下了一道很宽的水迹。当时我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就想跟上去,然后我和李在就顺着水迹追了上去,没过多久回来,就发生了这种事情。”

刘晓平听完,表情有些凝重:“看来,那个黑影,不是人就是鬼了。”

“鬼?”何一明和李在心脏又是猛地一跳,“怎么可能?”

刘晓平苦笑了一下:“我也不太相信啊,但是总有科学解释不了的现象,比如——”他停顿了一下,“我听说有一种鬼,他们生前被人谋杀了,但是知道了凶手,所以,每逢下雨天,这种鬼就会游荡在地面上找他的仇人,雨淋在他的身上,就会显出他的轮廓,而且,就像你说的,他们的速度非常快。”

看到何一明和李在一脸漆黑,刘晓平只好安慰地说:“也不一定啦,我们还是去问问门房,看看昨晚那个时候到底有没有人出入。”

他们得到的消息是,门房昨晚睡着了,没有听见。竟然是这样的回答。三人一行愁眉苦脸地站在过道。

“我说哥们儿,你们三个能不能别这样啊,人死不能复生,你们还得活下去啊。”一个人走到他们身边,拍拍他们的肩膀。

何一明抬起头,又是蒋伟。随便应承了几句,等到蒋伟出了宿舍楼后,三人才心神不宁的回到寝室。

“何一明,你再想想,昨晚还发生了些什么诡异的事情?”刘晓平越想越不对劲。

“哦,对了,昨晚我们发现了这个。”何一明从桌子上拿起了那张兑换券。

“生命兑换券,吴来福?”刘晓平念出来上面的字,满是疑惑,“这是从哪里来的?”

何一明就再次解释了一下大铁门的事情。

“一定就是这个东西惹的祸!”刘晓平似乎抓住了什么,“快给我看看那个盒子。”

李在爬上他的床铺,把那个东西拿了下来。他们发现,盒子边沿,又有一张卡片露了出来一个角。

“要不要抽出来?”何一明问,“昨晚就是抽出来吴来福的名字后,才发生了这件事情的。”

“不会那么巧吧?再说如果我们不再抽一张,就永远也不知道真相了。”刘晓平的话说的确实有道理,于是他们就再次抽了一张卡片出来。

“写的什么?”李在昨晚做了一夜的噩梦,他非常害怕死亡。

“生命兑换券——李!在!”何一明低沉地念出来那个名字。刘晓平看到李在抖得快要跳起舞来的双腿,扶他坐到了椅子上:“别害怕李在,这不一定是真的,我们来分析一下。”接着又想想,说:“上一次是吴来福,这次是李在,是不是有什么联系呢?”

在惊恐中脑子转得就是迅速,李在很快得出了一个想法:“不会是‘再来一瓶\\’吧?你们想想我们四个人的名字。”

何一明和刘晓平一想,的确有这个可能。“如果那个鬼或者那个人针对的是我们,那我们肯定有原因啊?可是我们招谁惹谁了?”何一明和刘晓平没有想出来,他们自认为人缘还是很不错的。

倒是李在再也受不了这压抑的气氛,夺门而出:“我不想死!我要回家!我不想死!”

疑点重重

外面还是下着大雨,李在发疯一样的冲进雨幕,向校园外面跑去。何一明和刘晓平没办法,也只好远远地追了上去。

可是,当两人再次看到李在时,他已经躺在了大马路上,他的身边不远处,停着一辆黑色的汽车。

交通意外?何一明赶紧让刘晓平打120,自己上去扶李在,这时才看到,李在被撞地很严重,嘴里都充满的血。

“怎么回事?”何一明焦虑地问,昨晚刚刚失去一个兄弟,他不想这么快就再失去一个了。

李在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好像看到了什么惊悚的画面,含糊不清的说道:“我看见——他站在我身边——是一张鬼脸——何,何一明,我还不想死。”

“不会的,你不会死的。”何一明紧紧抱住李在,心中越来越多的却是恐惧。

他站在我身边,是一张鬼脸!何一明的瞳孔激烈的收缩了一下,疑惑和清晰,并存在他的脑海中。

————

何一明和刘晓平再次回到寝室里,两人面无表情,一句话也不说——抢救无效,李在也离开了他们。

还是何一明打破了沉默:“就是那个人或者那个鬼干的,李在亲口告诉我,不过我更相信是有人想杀死我们。”

这一句话又使气氛紧张了起来,不过这时有人却推门进来了。“有人想杀你们?不会吧,竟然有人跟咱们班的F4过不去啊?”蒋伟提着一袋子苹果进来,给了刘晓平和何一明各一个,其余的放在了桌子上,“我来安慰安慰你们。”同时看到了桌子上的卡片,他背对着何一明和刘晓平把他拿了起来:“生命兑换券,吴来福?这是什么意思?”

心如乱麻的何一明和刘晓平又怎么会给他解释,只是都咬了一口手中的苹果,却没有说话。

“这个东西是从这个盒子里抽出来的?”蒋伟好奇地问两人,顺手就要再抽一张出来。“别啊!”何一明和刘晓平急忙阻止,蒋伟却已经抽出来了。

“完了完了。”两人瘫坐在椅子上,一点儿也不想看到那卡片上的名字。

“怎么又是生命兑换券?还有刘晓平的名字?这是什么意思?”蒋伟又发现了第三张卡片,“这张怎么写的是李在?难道你们把自己的名字写上去抽?这游戏真无聊,最后一张不会就是何一明的了吧?”蒋伟作势就要再抽一张卡片出来,吓得何一明从椅子上跳起来阻止他。

“喂,你们能不能跟我说说,到底是谁跟你们过不去啊?”蒋伟也拿来一把椅子,坐在他们的中间。

“就是你!”很久没有说话的刘晓平此时表情突然变得狰狞起来,“我们四个平时对你的态度很不好,所以你想杀一个个杀死我们!”

“别开玩笑好不好?”蒋伟似乎受了很大的委屈,“你们是欺负我,但我还不至于是那种人,再说,如果那个什么生命兑换券真的是抽出来的,那我又是怎么知道下一个是谁?至少蓄谋一场车祸也是需要时间的吧?”

“你怎么知道李在出了车祸?”何一明警觉起来。

“我怎么可能不知道?全校都知道了好不好!”蒋伟觉得何一明这问题十分的搞笑。但看到何一明和刘晓平依旧怀疑的眼光,蒋伟苦笑着站起来:“好好好,既然你们怀疑我,我陪你们睡几天总行了吧?”说着就回对面寝室拿东西。

“我觉得蒋伟的嫌疑很大!”何一明等到蒋伟离开才说,“虽然我不知道疑点到底再哪里,但你得小心点,这两天你就哪里也不要去了,就呆在寝室里,如果对方是鬼,我们躲不掉,可如果对方是人,我们一定会揭穿他的。”

刘伟听了点点头,眼泪不经意的就流了下来,越哭越大声。“别哭呀,你还有我呢!”蒋伟拿着一堆东西进来,安慰着刘晓平。

然后刘晓平哭的声音就越来越小了,最后没了声息,一头栽倒在地上。“怎么了怎么了?”何一明赶紧扶起刘晓平,拍了两下不见动静,就不安地把手指放在他的鼻子前,“救护车!救护车!”

蒋伟拿起了电话。

绝望的何一明

就算何一明再怎么祈祷刘晓平不要死,可是“该”发生的还是发生了——刘晓平,中毒死亡。

两人此时坐在公安局的审讯室里录口供。

“死者生前有没有吃过什么东西?”警察问何一明。

一直死气沉沉的何一明突然想起了什么:“有!蒋伟给我们吃了一个苹果,然后不一会儿刘晓平就昏倒了。警察叔叔,凶手一定是蒋伟,求你赶快把他抓起来!”何一明的情绪就要失控了。

警察做出手向压的动作让他冷静一下:“吃了苹果?可是为什么你没有事呢?”一句话问的何一明觉得自己也有了嫌疑,“我们问过蒋伟了,他说不知道,然后我们和他去调查了一下那个水果摊,随机抽取了几个,发现是农药严重超标。所以你和他都没有事了。”

何一明无神的从公安局里出来,发现蒋伟正在等他。蒋伟走到他身边,抱住他:“对不起,何一明,都是我的错,我不该从那里买水果的。”

何一明无力地推开蒋伟,坐在冰冷的石阶上,蒋伟也陪他坐了下来。天还是下着大雨,冲刷着何一明绝望的躯体。

“蒋伟,下一个肯定就是我,下一张生命兑换券肯定就是我的名字,我该怎么办?”何一明此时就像一个受了委屈的姑娘,靠在蒋伟的肩上。“别担心,如果那个生命兑换券真的那么灵的话,你就不要去抽下一张卡片不久可以了?”蒋伟也搂住何一明安慰他,“我替你保管那个盒子,这样如果你出事了,那凶手一定就是我了是不是,那么你就做鬼也不要放过我了!”

听到蒋伟如此怪异的保证,何一明竟然有些感动的想哭。“我们回去吧,再淋雨就要感冒了。”蒋伟扶起来何一明,向学校的方向走去。

“对了蒋伟,你相不相信有鬼存在?”快到学校的时候,何一明突然想起了这个话题。

“我不相信有鬼的存在!”蒋伟的话语非常的肯定,“都是自欺欺人的。”

“可是,刘晓平跟我说,有一种被人害死的鬼,一到了下雨天就会出来,一淋雨就会显出他们的形状。你说这是不是真的?”

正当蒋伟嘲笑何一明迷信的时候,一个穿着雨衣的“人”很快的经过他们身边。

何一明眼疾手快一把抓住那黑色的东西,对蒋伟说:“快来按住他,我们之前见到的,就是这个东西。”结果话音未落,黑色的表皮下露出一辆自行车,一个中年大叔也因为何一明的拉扯摔倒在地上。

“神经病啊你!”中年大叔爬起来破口大骂。何一明赶紧陪不是,敲了一下旁边幸灾乐祸的蒋伟。

“我就告诉你没有什么鬼吧。”蒋伟笑了起来。

“可我还是觉得那个人,或者鬼一定回来找我的。”何一明的心中不知怎么又充满了绝望,他看着蒋伟没心没肺的笑,更加不安了。

一封信

又一次回到寝室,何一明已经不知道这是这几天来第几次回到寝室里,接连发生的事情让他心神疲惫,一瞬间竟然想让这一切快点结束。

他把这个想法告诉了蒋伟,蒋伟呵呵的说有可能哦!

“哦对了何一明,刚刚我出去上厕所的时候,门房大爷让我转交给你一封信。”蒋伟把信封给他扔到桌子上,“你先看,我出去准备一下。”

“准备什么?”何一明随口问了一下,蒋伟已经把门关上了。

何一明拿起那封信,信封上什么也没有写。突然,何一明的余光看到桌子上的那个盒子,竟然没有了露出角的卡片。何一明脑袋猛地一震,他不安的拆开盒子,里面什么也没有了。

绝望!只剩下了绝望!

何一明用发抖的双手拆开这封很有可能是这辈子的最后一封信,一张卡片从里面花滑了出来,何一明赶紧闭上了双眼,他不想看到上面的东西,可是,他还是在闭眼的一刹那看到了上面的内容——生命兑换券,那五个血红的大字旁边,是三个黑色的,象征着死亡的小字,何!一!明!

何一明的心此时就快要跳了出来,但他还是将信展开,读出了上面的内容——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相信你一定已经知道自己快要死了,所以,在整个故事结束之前,我还是告诉你真相吧。首先是动机,所有的谋杀案都有动机,我也不例外。你们作为班里的F4,自然是瞧不起很多人,包括我,所以我就想杀死你们,当然原因太多我不想一一列举了。”

“你们真的是咱们班的F4,就连名字都这么有默契,再来一瓶,呵呵,还节省了我的时间。于是,生命兑换券用四条人命换一条人命这样的一个天才想法。好了好了,废话不多说,让我来告诉你所有的经过吧。”

“我知道你和李在经常熬夜,而吴来福则睡得很早,所以那晚我就把你们吸引了出去,到了楼道那里我就拐了下去,我没有开门,所以没有开门的声音,等到你们走向大铁门后,我又跑回去,趁着你们不在,捅死了吴来福,呵呵,我带了手套,而且寝室里没有监控。然后我就又在地上弄下点水迹,好让你们更加相信鬼。”

“至于李在的死——我不得不佩服你们的智商,那里面只有四张卡片,都是拍好顺序的,而且如果你们一下子把四张都抽出了,也许我就手足无措了,可惜,我太了解你们了。那天,李在冲出寝室之后,我就跟了出去,就像你们说的那个鬼一样,我也听过那个故事,所以整个过程我都穿着雨衣,带着鬼脸面具,跑步前进。李在的死也算是我运气好,他跑到马路中间,车流太多他停了下来,于是我站在他身边,看了他一眼,结果他就吓得乱跑起来,还不小心被车撞死了。哎!没意思!”

“刘晓平呢,那就更简单啦,一个苹果就把他给毒死了。而之后警察调查时随机抽取的几个苹果,都是我干的!在这里还要感谢那个小贩呢。”

“呵呵,想必说到这里,你已经知道我是谁了吧?”

就在这时,寝室门再一次被推开,又被反锁上。一个穿着黑色雨衣,带着鬼脸面具的人进来,身后留下长长的水迹。

何一明惊恐的向窗户的方向靠去。

来“人”,慢慢脱下雨衣,摘下面具:“我已经准备好了,你呢?”蒋伟阴笑着问。

“为什么?”何一明死死地抓住床沿,“我们早该把你弄死的!”语气里,恐惧和后悔并存。

“杀死你们我就不会再受尽侮辱了,而你,后悔也来不及了!”蒋伟凭借身体力量,一下子把何一明举起来,从窗子扔了出去。

啊——听着何一明最后的叫声,蒋伟满足的笑了,头朝下的他,死定了!

“救命啊救命啊,何一明跳楼啦!”蒋伟换上一副恐惧的表情,打开房门,冲向外面。

尾声

蒋伟从教室出来,心情大好,就在刚刚,他得到了同学们的认可,当上了班长。

外面下着雨,出教学楼的时候蒋伟无奈的淋着雨往宿舍楼跑,想起了那个“复仇鬼”的故事,他在雨中停下来,疯狂的大笑。

突然,一个黑影从远处出现,朝着蒋伟的方向飞速的运动。蒋伟惊恐的看着那个黑影,他流下了冷汗,不过被雨水很快冲刷掉了。

“蒋大班长,又见面了!”来“人”发出低沉、嘶哑的笑声。

“你你你,不是已经死了吗?”蒋伟明知故问,他清楚的看到,那张虚幻的,何一明的脸。

“哼。”何一明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一个盒子,蒋伟接过,沉甸甸的,“这里面有全校所有人的生命兑换券,但我只需要四张,凑齐‘谢谢惠顾\\’我就可以复活了,你也可以不去做,要么你自杀,要么我现在就干掉你!”

雨下的更大了,蒋伟无助的跪在地上,颤抖着,抽出了第一张卡片。

本故事独家授权【真恐怖】网站发布,更多免费鬼故事,打开浏览器搜索【真恐怖】

超人气吐血推荐,人气指数:★★★★★★★

《凌天圣尊》

《沉银》


电影123 http://www.dianying123.com
Copyright © 2013-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美意家网 版权所有